相关文章

宁波:有预兆的倒楼 被埋者始终未应门

徐戎三村倒塌的这幢楼据报道底层没有防潮层,所以承重墙的主体——实心黏土砖长期被雨水浸泡后非常脆,承重能力下降

16日9时许,宁波徐戎三村2号楼的黄夏月老人从女儿家回来。她之前已准备搬去女儿家住,但由于是这幢竣工于1989年房屋的“门墙代表”,所以每天还是要回徐戎三村看看。

刚走到楼下就有住户对她说:“凌晨三四点,一楼楼梯前整个信报箱都倒了下来,楼梯上的开裂也越来越大。”黄夏月感觉不对劲,忙跑去十几米外的居委会反映。她对《》回忆说:“所幸那天正好居委会里有老年人活动,(所以虽然是周日,)居委会的领导也在值班。”

之后两个多小时发生的一切令黄夏月至今心有余悸。居委会负责人火速联系街道,各部门凑齐十多个人,同黄夏月一起冲进楼里,动员居民撤离。12时许,2号楼轰然倒塌,楼内两名始终没有应门的女子被埋。

次日上午10:40许,其中一个江苏籍姑娘被救出,目前生命体征平稳,而她的室友——一个21岁的安徽籍姑娘当天被救出后,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事件已过去3天,宁波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(下称“宁波市住建委”)昨日下午在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事故原因要从设计、施工、使用等多方面来调查,目前尚无结论。

媒体报道称,宁波市住建委总工程师夏海明17日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初步分析倒楼原因为“天气干湿交替所致”。他说,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规范,房屋底层承重砌体结构不设防潮层,因此徐戎三村这幢房屋的砖基础长期被雨水浸泡,导致承重墙体风化严重,底层墙体强度不足,引起倒塌。

但夏海明昨日说,“未设防潮层”及“天气干湿交替”的说法不确切,只是初步分析的原因。

被埋者始终未应门

黄夏月回忆说,当时他们一层层地敲门,叫住户赶快下楼,但并不顺利,“很多人不相信要倒楼了,楼内很多都是租客,还以为我们乱闯别人家门。”

而一死一伤的两名女孩所在的202室就是他们怎么都敲不开的一间。“警察都快把门敲烂了,里边还是没反应,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有人。”黄夏月说,然后从2楼一直上到最高的6楼,每户都敲了一遍,最后下来又敲了202室,仍无人应答,于是离开。

她对本报记者说,居委会当时打电话给202室的户主,才知道此房已出租,又辗转找到租客的电话,一时打不通,事发后才知道租客又将房子转租给了这两个姑娘。

据媒体报道,徐戎三村此前曾有通知书提示:“各位居民:徐戎三村2号楼存在不安全因素,请各位居民切勿靠近。”有居民称,该楼之前就有居民发现房屋有裂缝,居委会曾通知尽快搬离。

未设防潮层?

据报道,倒塌的楼房为砖混结构住宅楼。由宁波市房地产公司开发,宁波市房屋设计所设计,上部结构由上虞县(今上虞市)梁湖建筑公司施工。据本报记者了解,当时同一批次建造的共有8幢楼,倒塌为2号楼,均竣工于1989年12月。

据报道,早在2010年7月,便有该社区居民向宁波市住建委“主任信箱”通报称,发现徐戎三村房子“很危险,房子倾斜、裂缝,漏水、漏电等现象非常严重”。

夏海明17日回应说,收到这个信息后,宁波市住建委作了及时的回复。但他还说,危房的鉴定工作需要产权所有者向属地房屋安全鉴定机构提出申请,然后由后者进行鉴定。他表示,住建部门要就此事举一反三,“当时是应该主动通报属地安鉴部门的。”

他昨日又解释说,2010年时,就因为徐戎三村居民并没向属地相关机构通报,所以并没被记录在册。

宁波市政府已成立“12·16”事故专家组,浙江省相关部门也已派出专家参加调查。

建筑设计师赵文(化名)对本报记者表示,按现行规范,房屋的外承重墙应该有2~3厘米厚的墙体防潮层,用黏土多孔砖或石灰等材料砌成。而徐戎三村倒塌的这幢楼房据报道底层没有防潮层,所以承重墙的主体——实心黏土砖长期被雨水浸泡之后就非常脆了,导致承重能力下降,并最终塌楼。至于这幢楼房建造时是否要求底层有防潮层,目前无法确定,须查阅历史建筑规范才能清楚。

赵文还表示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些房屋打的是松木桩,这对其承重能力也有一定影响。

危房投诉热

目前,事故楼及周边7幢同一批建造楼房的共256户居民已被安置到附近的7家宾馆,而这8幢房屋被划入了警戒线内。徐戎三村所在的明楼街道党工委新闻发言人易婷婷告诉本报记者,宁波市住建委在组织专家对这些房屋进行安全检查,“第二批省内的专家也要过来,在没有排查清楚原因之前,绝对不回迁。”

本报记者看到,不时有居民进入警戒线,回家拿衣物和家当。现存的7幢楼共有15个单元,每个单元都有两名工作人员把守并陪同居民进楼取财物。负责警戒线前秩序的江东区纪委一位应姓主任告诉本报记者,自己是被临时抽调来的,每一个居民进楼都得有工作人员陪同,“以防再有危险发生。”

本报记者在警戒线内看到,现场有负责沉降检测和墙体材料检测的两拨队伍,工作人员表示,每幢楼的检测完成后将上报宁波市住建委。

倒楼事件发生后,宁波市住建委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布了一项数据:2009年9月宁波曾开展危旧房屋普查,在此基础上,次年4月市政府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危旧房屋管理的规定》,近两年宁波市已完成“解危”项目286个,涉及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。

宁波市住建委宣教处吴培均对记者表示,危房是一个动态的概念,造成危楼的可能性很多,“比如居住单位变成商铺,就可能改变了内部构造;再比如装修也会打掉一块承重墙。”

17日,宁波市住建委开通两条全市“危房投诉热线”,全天候接听市民来电。本报记者从该部门的安全鉴定办公室处得知,截至昨日16时,已接听326个电话。工作人员称,来电多集中在江东、江北、海曙这“老三区”。在另一份手工记录的材料上,记者看到短短18分钟内,就有8个来电。

除目前已被警戒线围住的7幢楼,徐戎三村另有11幢楼房,这些楼房建于1987年。在13号楼居民费菊英位于一楼的家里,本报记者看到,卧室窗户已无法向外开启。

费菊英和徐戎三村里的其他住户,乃至宁波老房子的住户们都在等待政府排查的结果。16日晚,宁波市政府办公厅发通知称,明年1月底前开展危旧房屋安全大检查,检查范围为宁波所有危旧房屋。